biubiu

[百万]亲密爱人

百万苏:

*小白某次采访时表示有当模特的意愿,OK,成全你


*模特白×rapper万,有私设且ooc


*BGM:梅艳芳《亲密爱人》


*为今晚的老万打call应援,希望你一往无前,大家记得量力投票昂


这事都他妈赖壳总刘嘉裕个瘪犊子。


王昊黑着一张脸,把一大束玫瑰花签收了直接扔进垃圾桶。


“春天到了,万物复苏了,这是个交配的季节。”弹壳嘎嘎直乐,捏着嗓子说。


“交你妹的配。”王昊翻了个白眼。


三天前。


红花会一群人去酒吧玩,也不知道一桌子大老爷们玩个屁的国王游戏。


王昊看抽到鬼牌的弹壳笑得一脸贱兮兮,头有点大。


“4号去那桌”弹壳指了指楼下都是帅哥美女的那桌,“找个人对视三秒后唱一句跟我去过圣诞节早订好了包间。”


“我去。”王昊翻开自己的牌,扎心了。


弹壳他们知道王昊划拳都从来不赢的运气,说这轮完了下一轮王昊直接当国王。


你们等着,王昊站起来,戴上口罩,冲嗑着瓜子等着看戏的众人竖起中指。


走到那桌人跟前,有几个妹子贼好看,大胸长腿还露背,王昊看了一眼就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


然后看到穿简单T恤、脖子上挂条金链的人,笑得挺傻逼,就你了哥们。


王昊拍了拍那人肩膀。


“啊?”白曜隆愣了。


幸好他大晚上还戴一副墨镜装逼,王昊盯着墨镜看了三秒,拉下口罩挂在下巴那儿,在心里打了一下拍子后唱:“跟我去过圣诞节,早订好了包间。”


一桌子人嗷嗷起哄。


王昊笑了笑:“国王游戏,对不住了兄弟。”


男模白曜隆怎么着也是个万花丛中过的主,眼前这个戴着棒球帽的人不是一眼就能抓住人的长相,但他的气质太带劲了,像塑料世界冷不丁一阵真切的风,还有他唱歌时的尾音,白矅隆感觉心脏停跳了几秒。


“没事。”白曜隆也笑了笑,“那加个微信再走吧。”


这下连趴在二楼栏杆那儿看热闹的红花会众人也开始起哄了。


早知道还不如挑一个美女呢。


这三天白曜隆抽风老在微信上约自己吃饭,王昊嫌烦,直接拉黑了事。今天一天,玫瑰花隔一小时就往工作室送一次。


王昊冷着脸把白曜隆从黑名单放出来。


—别他妈送花了


—万万你终于肯理我了


默念了几句算了算了杀人犯法,王昊问:


—不是都道歉了吗,还想咋地?


—就想跟你吃顿饭


—行吧


—那晚上我来接你?


—随便,忙去了,别送花别BB


看着白曜隆回了一个加油么么哒的表情,曾连着跟人battle一小时的王昊都没这么心累过。


那晚回去后,在微信上随便和白矅隆聊了一会儿,王昊知道了这人是模特,才二十岁,随手搜了搜图,身材还可以。


一天快完事了,白曜隆在微信上说他到楼下了,王昊走到窗前,看楼下靠在一辆跑车旁朝这边挥手的白曜隆,还笑得一脸灿烂,就感觉他脑子不太好使。


也不知道他上哪打听到工作室的地址,看来我红花会PG one已经很火了,王昊跑了会神,在众人的怪笑和祝福中拿起棒球帽戴上。


白曜隆修长的手指敲击着方向盘,说:“我也听说唱,不过都是国外的,你挺牛逼。”这几天他把音乐软件和B站上能找的关于PG one的都撸了个遍


穿着oversize卫衣的王昊本来面无表情地坐在副驾,听完这话眼神缓和了一些,点点头。


这人怎么跟猫一样,白曜隆心痒痒地想。


北京的春天短暂,可它确实来了。


那顿晚饭前、晚饭中、晚饭后,王昊有无数次机会可以撂挑子,可他看隔着火锅氤氲雾气的白曜隆,笑眯眯地给自己倒了一杯椰汁,莫名其妙地没什么脾气了。


对一个人开了心软的先河就跟泼出去的水,收不回。那个时候王昊还不知道他已经开始对白曜隆心软,只是单纯的“算了不要跟比自己小三岁的傻子一般见识”。


然后白曜隆像裹着一层糖衣的慢性病毒,一点点入侵进王昊的生活。隔三差五地请自己吃饭,那还不得你来我往地请回来,偶尔一起看个电影好像也没毛病,白曜隆还穿得人五人六跟走错片场似的去看红花会演出。


这样差不多一个多月,王昊睡前看了一眼手机,有点纳闷,今天白曜隆没给自己发微信。这个疑问让王昊后知后觉出一点不对劲,把手机放在床头柜,钻进被子。


迷迷糊糊感觉到手机在震动,王昊闭着眼伸手划拉,拿起手机一看,是白曜隆。


凌晨三点多。


“喂?”王昊没什么好气。


“你好,是万、万先生?”对面那个女声迟疑了一会儿,似乎在寻思怎么称呼王昊。


白曜隆到底给自己存的什么备注。


“那个……小白他喝醉了,非闹着要你来接他。”


哦,原来不止他一个人叫白曜隆小白,王昊听手机那头的女声说完酒吧地址,才接话:“那你们带他去湖边呗。”


“你在那儿等我们?”


“不是,麻烦你们把那傻逼扔湖里吧。”


嘟嘟的忙音,给王昊打电话的人看了一眼由两个同伴搀扶着的白曜隆,叹了口气,还想再打过去。手机收到一条短信:“半小时后到酒吧门口。”


白曜隆不怎么舒服地扭了扭身子,费劲地撑开眼皮,入眼一只乖巧的金毛凝视着自己。卧槽?一个骨碌从沙发上爬起来,这是哪儿,白曜隆按了按太阳穴,摸过放在桌上的眼镜戴上。


“醒了就麻溜滚。”王昊靠在卧室门边。


这波亏大了,白曜隆坐在沙发上,昨晚万万真的来接自己了啊,自己都登堂入室了咋就醉得没有做点啥呢。


“这是美妞?”白曜隆低头看见金毛脖子上挂的项圈,是上次看完电影陪王昊在商场买的。“乖,叫爸爸。”白曜隆摸了摸美妞的头。


美妞没搭理白曜隆,一跃跳上沙发。


“它刚才是冲我翻白眼了?”白曜隆有点不敢置信。


“我家美妞就这么秀。”王昊乐了,“怎么可能认贼作父。妞儿,过来。”


美妞听话地跑到王昊脚边,在他手心里直蹭,“想出去散步啊?来打个滚就带你去。”


等王昊洗漱完换好衣服,白曜隆眼巴巴看着他:“我也想去散步。”过了几秒狠下心说:“需要我给你打个滚吗?”


昨晚白曜隆死活不告诉自己他家在哪,又不能真的把这少爷扔在大街上,王昊只得开车把他带回自己家。喝醉的白曜隆跟灌了吐真剂,连银行卡密码都敢往外秃噜。


王昊把差不多消停下来的人扶到沙发上,盖上毛毯,抬手呼噜呼噜他剃了条闪电的板寸,说你这么烦人我把你卖了信不信。


那必须卖给万万,白曜隆裹紧毯子翻了个身朝里,嘟囔了一句后终于睡了。


这个人真的很谜,王昊看着昨晚刚把自己卖了,现在晨光里要给自己打滚的白曜隆,拿他没办法。


昨晚白曜隆睡的沙发,占了美妞睡觉的地儿,一早上没给上下扑腾讨好它的白曜隆好脸色看,特乖一只金毛硬生生凹出了doge脸。


“我下次给它带牛肉干吧?”白曜隆擦了擦额头冒出的汗,蹲在冷漠脸的美妞旁边,抬眼看坐在小区长椅上的王昊,有些可怜地问。


“不给我带啊?”


“都带都带。”白曜隆走到王昊身边坐下。在这之前,他对王昊只是纯粹的好奇和一知半解的着迷,就像站在另一个奇妙世界的入口张望。


可就在他刚才看王昊的那一会儿,白曜隆感觉心轻飘飘地飞起又稳当地落下。这只是普通清晨的一个瞬间,可就是这短短几秒钟的一个对视,就他了就这个人了吧,白曜隆想,反正自己眼里也看不进别人了。


“你是不是特闲啊?”王昊问。


“还好,咋了?”白曜隆在脑子里过了过自己最近的行程。


“有空就过来带美妞散散步呗。”王昊想了会解释道:“明天我要去参加个比赛,估计会忙一阵。”


“明天???在哪比啊?”


“就在北京。”


王昊后悔告诉白曜隆了,早上黏着自己回来的白曜隆看了看自己的衣柜,特别大爷地说下午带他去置办衣服。


试了两三套,王昊坐在品牌店的软皮沙发上,再试一套他就撂挑子,白曜隆又举着几套衣服走过来了:“我觉得这几套也很好,万万你再试试嘛,既然不是地下的那种比赛,那排面必须方方面面。”


不要仗着我不忍心怼你,你怕是没被rapper diss过,王昊叹了口气,认命地接过那几套衣服。“花多少钱?我回头转你。”王昊喝了一大口饮料,问一脸满足的白曜隆。


“不用啊。”白曜隆摇头,看着王昊一身从帽子到鞋都是自己给他挑的,心里美得冒泡,花多少钱都不是事儿。


“那我明天还是穿自己的衣服去。”


“哎别,不着急还,等你要是拿了冠军就用奖金还,要是没”


“我就是去拿冠军的。”王昊捏了根薯条蘸番茄酱,理所当然地打断白曜隆,好像他后半句是不必要的废话。


我靠,我家万太酷了,白曜隆乐滋滋,拿错了王昊的饮料也没发现。


王昊看了一眼没说什么,神色自然地拿起白曜隆喝过的饮料又喝了一口。


第二天,殷切的白曜隆仿佛送子高考的家长,拧开矿泉水瓶递给王昊:“一会儿别、别紧张,平常心平常心。”


“你下午不还要拍杂志吗?那快去吧。”王昊接过矿泉水,又安慰了一句:“没事,这就是个海选,完了我马上告诉你行吧。”


“过了。”白曜隆收到王昊的微信。


“女朋友啊?”正给白曜隆脸上扑粉的化妆师看他瞬间笑成一朵花,随口问了句。


没否认,白曜隆看着下一条讯息:“晚上红花会聚餐,来不来?”


啥?这是认识以来王昊第一次邀请他去朋友聚餐,白曜隆打了几个字想问王昊什么意思,又删掉,也许这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邀请,他这样问让万万为难了咋办。


“他以什么身份来啊?”丁飞问。


“你怎么这么事儿?”王昊把通过海选后给的金链捏在手里玩,不想搭理丁飞。


“哎,”丁飞不依不挠,他们比王昊在西安多待了好几年,白家的小少爷都听说过,那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主儿,“你俩到底咋回事啊?”


“他是我”王昊停顿了一下,没有办法昧心说出朋友这个词,敷衍道:“我家美妞的铲屎官。”“不行。”丁飞一副自家白菜快被猪拱了的操心表情,“老万你再仔细想想。”


“我想什么呀我想。”王昊扭头看窗外疾驰倒退的街景,来接王昊的丁飞看了几眼,张张嘴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如果忽略白曜隆对王昊那点小心思,他真是个不错的朋友,明显是富养出来的小少爷,知世故又很real,人还特逗,丁飞看已经跟白曜隆勾肩搭背哥俩好的弹壳,妈的叛徒。


“过几天我要回趟西安,我姥爷生日。”聚餐完各自散了,白曜隆和王昊并肩在街上慢慢走着。


“祝福给我带到。”王昊看路灯下两个人的影子。


白曜隆点点头,问:“今晚你那个烫头了的朋友,是不是对我有啥意见啊?”


“甭理他。”王昊笑了笑。


快到白曜隆家了,王昊停住:“就送到这吧?你今晚不没喝醉吗。”


“我觉得头有点晕。”白曜隆晃了晃身子。


“别跟这演了。”王昊不配合地推了推白曜隆。


走到街对面的白曜隆朝王昊挥挥手,看王昊转身越走越远的背影,感觉自己已经开始想他了。白曜隆周六到西安,一大家子先在他家聚了聚。白曜隆抱着刚上小学的堂妹,给她指电视上的人,“这个哥哥帅不帅?”


小女孩看了几眼电视,又仰头看白曜隆,摇摇头:“没有你帅。”


“宝贝儿嘴这么甜啊。”白曜隆眯眼笑,看轻松拿到三个pass的王昊:“可我觉得这个哥哥贼帅。”我贼喜欢了。


白曜隆那天给杂志拍的硬照出浏览了,王昊有个微博小号,关注了白曜隆微博和一圈时尚杂志,没让白曜隆知道。废话,要是白曜隆知道了还不得上天。


转发抽三人送杂志,王昊默默转发,又戳进链接,下单了三本杂志捧场。


杂志封面上白曜隆靠着一辆机车长腿蹬地,黑色皮衣露出点胸肌,看着镜头的微微皱眉,侵略性十足。


要不是切身体会,难以相信白曜隆私下就一纯正傻白甜,也许这就是他粉丝说的反差萌吧。王昊切换到大号,节目刚播出了两期,自己的粉丝涨得有点可怕。


随便看了几条私信,瞅了瞅十点多了,又切换到小号,我去又没中奖,自己这运气也是没sei了。


刷新了下,白曜隆半小时前转发了《中国有嘻哈》官微发的下期预告:“为皮几万疯狂打call[二哈]”


戳进评论看了看,粉丝嚎着“卧槽次元壁碎了”“男神你什么时候背着我在外面有别的狗了”“夭寿啦男朋友要抢我老公了”“小白你个模特就不要抢我们追星女孩的事业了OK”“说好十万粉丝直播抽一个女朋友呢”。


这些小姑娘怎么这么能贫,王昊边看评论边乐。


回北京那天,一个圈内的朋友组了个局,其实白曜隆不太喜欢模特圈的局,就感觉特别假,可老拒绝也不是个事儿,只得应了。


“快看!快看快看。”丁飞跟见着母猪上天一样拍王昊肩膀。


王昊顺着丁飞手指,白曜隆和一群人进了斜对面一家酒吧,一个长发美女挽着他。


“你们先走吧。”王昊站在那儿,“我等个人。”


“别动手。”丁飞叮嘱道:“老万你打不过。”


“打谁?”结完帐和其余人一起出来的弹壳一个激动,“老万你要打谁?那我们走个屁啊。”“这事儿你们不管。”王昊好不容易劝走了老铁们,坐在那家酒吧门口的花坛牙子边。


以前喝酒玩玩闹闹的好像也没觉得有这么无聊啊,白曜隆在卡座里如坐针毡,借口上厕所溜了出去,反正他就算不回去,这帮人也只会当他有艳遇。


“万万?”刚走出酒吧,白曜隆一眼看见王昊,小跑着过去:“万万你咋在这?”


还行,就等了半个多小时,王昊看着白曜隆说:“我们家美妞特别聪明,我有时在外面逗了别的狗,回去后它就不爱搭理我。”


“我也是。”王昊慢慢说,“不喜欢自己的人沾别人的味儿。”口罩后传出的声音有点闷闷的。


第二天一早,王昊被敲门声吵醒,打开门,白曜隆笑出一口白牙晃了晃他的眼睛。


往后退了退,给拖着行李箱,还拎着大包小包的白曜隆腾出地儿,王昊明知故问道:“你这是闹哪出啊?”


“你昨晚”白曜隆突然有点害羞,小声说:“昨晚不是表白了吗。反正我要带美妞散步,那就顺便搬过来住呗。”


“你这也真够顺便的。”王昊觉得不敢看自己的白曜隆有点新鲜,问:“表白了吗?我咋不记得有这事。”


欣赏完白曜隆瞬间紧张又有点无措的表情,王昊笑着撂下一句:“大兄弟我老稀罕你了,这才是表白。”


白曜隆的男朋友最近很忙。


男、朋、友,白曜隆一想到王昊,这个前缀能把他甜一跟头。


“能不能别笑这么傻。”白曜隆的助理叹了口气,自从谈了恋爱,老板的偶像包袱好像就飞走了。


“我尽量。”白曜隆克制了一下,在微信问清楚王昊今晚大概几点到家,说了声去拍摄了,收敛好面部表情,抬头看助理:“现在有没有好一点?”


助理给白曜隆戴上墨镜:“现在好一点了。”


白曜隆的男朋友最近也很累。等白曜隆忙活完拍摄,又应酬完品牌方的晚宴,到家时王昊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借着床头灯看见王昊眼睛下淡淡的黑眼圈,白曜隆洗完澡轻手轻脚钻进被窝。


把王昊圈进怀里,白曜隆低头在他耳边说:“晚安。”


白曜隆开门时王昊就迷糊中有点清醒了,但他懒得动,在白曜隆怀里调整了一下姿势,舒舒服服的。


要说谁比参加节目后爆红的王昊更膨胀,那就是白曜隆了。


王昊200万粉丝福利还拖欠着时,白曜隆已经敲锣打鼓地转发抽奖,热烈庆祝他家男神粉丝数破200万。


白曜隆年轻,屁颠颠追星好像也没人觉得不对,甚至粉丝都觉得很可爱,打着pgone的话题tag,转发数蹭蹭一会儿就过500了,毕竟白曜隆的奖品是真金白银的抽十人一人直接666元。


个败家玩意儿,王昊拿小号边转发边摇头。


等王昊录完节目,上小号一看,妈的。


谁能想到自己竟然中奖了?


白曜隆一个小时前公布了获奖名单,半小时前给自己小号私信的第一句话就是:“万万?”


大意了,这小号当时王昊没多想,直接用的他家美妞的照片。


现在删微博大概也来不及了,王昊有点绝望地翻了翻自己小号发的微博。


转发白曜隆的杂志硬照:“帅!帅死我了!”


转发杂志抽奖、转发走秀活动、转发白曜隆的微博、转发白曜隆粉丝P的图剪的视频,活脱脱一个脑残粉。


这些也就算了,王昊翻到小号发的第一条微博,配图是那天送和红花会聚餐完的白曜隆回家,他趁白曜隆没注意,拍的他们两个人在路灯下挨得很近的影子,配字是一句歌词:“今夜还吹着风,想起你好温柔。”小时候他妈妈经常在家里放,那晚不知怎么,这首歌老是在王昊脑子里播放。


这日子他妈没法过了,王昊耳朵尖都红了,助理奇怪地看了看车内温度,挺低的啊。


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掉马甲的人生,王昊一想到回家后白曜隆得嘚瑟成什么样,就烦,特别烦,烦死人了。


可因为白曜隆去他那儿住了,他才能心安理得地大半夜里跟助理说:“不订宾馆,我回家。”


谁也没想到决赛前一天能出这样的幺蛾子。


白曜隆看着王昊那条子虚乌有的负面新闻没一会儿就上了热搜第一,勾起嘴角冷笑了一会儿。


有人要在背后整他家万万,问过他白曜隆的意见吗。


王昊签的公司还在紧急开会讨论公关时,白曜隆已经找关系撤下热搜,顺便“关照”了一下背后搞事的某些人。


明枪易躲暗箭他挡,他家万万只需要一往无前。


公司没明说谁帮了忙,王昊一猜也能猜出来。


被人罩的感觉挺爽,王昊琢磨着给他家老白写首歌吧。


那么多人叫白曜隆小白,王昊就不,就叫他老白。等他和白曜隆都开始老了的时候,他再叫他小白。


后来白曜隆没当模特了,他出国读的服装设计,混模特圈本来也是为了给自己以后的牌子摸水,创了牌子后就只偶尔给自家服装走走秀。


B&P作为时尚界的新势力登场,刚结束了春季秀的白曜隆在后台接受采访。问及品牌名的含义,白曜隆说:“B嘛,我的名字,都叫我小白,但话说有谁还记得我当年出道时的艺名是洋气的BrAnT B啊?”嘶嘶笑了一会儿,表情温柔起来:“P啊,P就是我爱人的名字呀。”


END

评论

热度(1257)

  1. Erica万万苏 转载了此文字
  2. biubiu万万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