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biu

[百万]蓝色大门

百万苏:

*因为夏天快结束了,所以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JB玩意儿


*一发完,矫情且OOC


*醉酒后反应来源一次采访:


5.喝醉了会做什么


PG one:说一些男人平时说不出来的话


小白:聊走心的话


王昊人生第一次大醉是在正式加入红花会的那天。要不是弹壳贴心地录制了小视频,他都不知道自己喝醉了能丢脸丢到这份上。


昨晚“干一票”比赛结束,众人吵嚷着找了个烧烤摊,要给pgone举办迎新会。


王昊一看这架势,那必须不醉不归。绷了好几年的神经,埋头走了挺久挺累挺孤独的路,有了个栖息地的归属感让王昊心情倍爽,只管敞开了喝,毕竟东三省不相信喝醉。


啤的白的混的喝了好几圈,王昊抱着啤酒瓶,沉默了。


“哎?”弹壳坐在他旁边,拍了拍他肩膀:“还行不?”


“……”王昊没说话,眼泪突然吧嗒吧嗒往下掉。


“不是我!我我压根没用啥力啊!”一桌子喝大了的人吓了个半醒,控诉地看向弹壳,弹壳一缩手,冤枉道。


王昊抹了把脸,“我想我妈了,她支持我这么些年真挺不容易的。”


李京泽打了个酒嗝,拍着手唱:“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其余人很快拍着手加入了儿歌行列。


“来来来!再大点声!”弹壳举着手机记录这感人的一幕,特意给半靠在啊之肩膀上擦眼泪的王昊一个特写。


“现在知道为啥我是红花会老大了?”弹壳看了一眼悔不当初的王昊,“这家伙一个个的黑历史啊,你知道贝贝有次喝醉了抱着电线杆”


“操你妈。”窝在沙发上抱着宿醉脑袋头疼的李京泽操起桌上的矿泉水瓶砸了过来。


王昊发誓再也不喝醉了。


日子嘻嘻哈哈跑了一年,红花会又来了一组新鲜血液。


例行的迎新会还是挑在烧烤摊。


王昊喝着啤酒,看那个新来的白曜隆笑得呲出一口大白牙。


酒过三旬,白曜隆先醉为敬,迷迷瞪瞪看着一桌人:“你们资道我最喜欢谁吗?”


DP不好意思地摸头等着他表弟表白。


李京泽琢磨着这傻逼徒弟要是扑过来拥抱自己,是揣他肚子还是打他脸。


王昊看弹壳已经掏出手机,有些心疼地看了白曜隆一眼,但仍然不厚道地笑了。


摇晃着起身,天天穿得随时能上T台走秀的白曜隆丢手绢似的转了一圈,在王昊身后停下,扑上去挂在他肩膀上:“最喜欢万万了!”


万万是什么jb玩意儿,王昊绝望地看弹壳举着手机过来了。


“小白,来看镜头,告诉大家你最喜欢谁?”弹壳控制住笑得发抖的手。


“那必须我们家万万啊!”白曜隆配合地看着镜头傻笑,隔了几厘米给王昊右脸一个mua。


“……我们第一天认识吧?”王昊扒拉开白曜隆。


“我心都碎了,”白曜隆捂着胸口,慢声慢调地说:“在部队多少个失眠的夜晚我看着万万你的视频度过。”


“详细讲讲怎么度过?”弹壳十分尽责地问。


“就学习baaaaaaaaattle啊”白曜隆拖着声音说,“真的贼厉害,那freestyle说得666。”


“万万你就是我的偶像,我的,嗝、目标,我的”声音越来越小,白曜隆吧唧一下倒在王昊身上睡着了。


王昊发誓再也不让白曜隆喝醉了。


所以事情是怎么失控到这一步的。


一年后来北京参加比赛,这天白曜隆被淘汰了,虽然说着我们家万万会帮我赢回来,但王昊知道他憋着股气,觉得输得不够精彩。


他也就没拦着白曜隆喝酒撒气,只时不时给他碗里夹菜,不让他干喝。


半小时前几个人帮着把白曜隆扶回房间,王昊打湿了毛巾给他擦了擦脸。


被脸上的凉意拉回几分意识的白曜隆抓住王昊还拿着毛巾的手,严肃地看了一会儿说:“老万我真挺稀罕你。”


说完觉得难受,哼哼唧唧又撒了手,白曜隆挪回被子里,有些委屈地含糊不清道:“别把我当弟弟。”


直到手里的毛巾变干,坐在床边椅子上的王昊才叹了口气,起身帮白曜隆摘了脖子上那几条金链。


王昊对着熟睡的白曜隆笑了笑,“但我们也只能到喜欢为止。”


微张着嘴睡得无忧无虑的白曜隆看着像个孩子,本来也就才二十岁,王昊戳了戳白曜隆软乎乎的脸,小屁孩你的人生还那么长。


第二天头疼欲裂的白曜隆依稀记得自己昨晚喝大了,仿佛给万万表白了?


听见开门声,白曜隆一个紧张的抬头。


“醒了?”王昊拎着早饭,神色如常。


面无表情的白曜隆挺能唬住人的,王昊硬着头皮面不改色地和他对视。


“嗯啊。”白曜隆突然眯眼笑了,掀开被子:“我瞅瞅买了啥?”


早些年纸醉金迷的富二代白曜隆练就了喝醉也不忘事的本领,再闹腾第二天也能回想起来。如果王昊不喜欢他喝醉,那就不喝醉。如果王昊不希望他喝醉了还记住说过的话,那他就不记得。


看着暗暗松了口气的王昊,白曜隆心酸地想,喜欢你都让我不酷了。


紧凑的行程让那晚的表白好像滴进海洋的雨水,雨停了就从没发生过一样。


又他妈要拍照,王昊皱了皱眉,今天这摄影师跟自己有仇吗。


休息间隙,王昊走到一直给自己脸色看的摄影师旁边,客气地问:“咱俩什么仇什么怨?”


摄影师是一个短发的女生,没比王昊大多少,一头闹心的粉红色,看了王昊一眼,慢悠悠地说:“我俩是情敌。”


盘腿坐在椅子上,摄影师继续解释道:“我女朋友,你迷妹,都要去文你的名字了。”


“针一扎就哭着不文了。”摄影师笑了,从椅子上跳下来:“出去抽根烟,麻烦等会状态调整好。”


今天给一个时尚杂志拍照,出rapper装扮专题,一屋子rapper就单给白曜隆配了个女模特一起拍。王昊拍照时有点心不在焉。


白曜隆正跟女模特说着话,看见王昊跟在那个摄影师后面走了出去,皱了皱眉,眼神在墨镜后冷了一下。


“也给我一根。”王昊接过摄影师递来的烟,“你一女孩你抽这烟。”


“不够劲怎么行。”摄影师熟练地吸了一口。


好几年没抽了,为了前任把烟都戒了,后来心里有事憋着时也抽,加入红花会后好像就没啥值得的烦心事了。


冷不丁一口,王昊轻轻咳了咳。


“不是吧。”摄影师咬着烟笑了。


萍水相逢的陌生人,王昊对着窗外,像是把话说给风听:“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还挺羡慕你的。”


“你可真给我们善良勇敢的白羊丢脸。”


“你怎么知道?”星座这玩意儿,白曜隆有时看见啥还发给自己看,王昊一般不信。


“不说了我女朋友是你迷妹吗。”又想起被按着头看眼前这人battle视频的恐惧,摄影师沉默了一会:“那人不就在你跟前吗,一大老爷们怕啥。别说,我就一问,懒得听。”


王昊本来也没打算回答,要怕的东西太多了。


抽完烟拍照还挺顺利,比白曜隆结束要早,王昊坐在一边看上身只穿一件牛仔外套,露出点胸肌的白曜隆,真给我们红花会长脸,竖了竖大拇指。


绷着一张高冷脸凹姿势的白曜隆看见后一乐。


“万万你抽烟了?”坐到车上,白曜隆凑过去闻了闻。


“你属狗啊。”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的王昊点点头,“就一根,抽着玩。”


拉低帽檐,王昊一歪头靠在白曜隆肩上闭上眼,要是这车一直开下去就好了,甭管去哪。


夏天就快要过去了。


王昊有时挺怀念没火起来的时候,那会儿在西安,一帮人拖着人字,酒足饭饱后在街上遛弯,来劲了绕几句舌,一扭头就是白曜隆路灯下bling bling的笑脸。


现在到机场了都有乌泱泱的人接机。


王昊刚到酒店,给手机连上Wi-Fi,白曜隆的微信就蹬蹬蹬冒出十几条未读,直接先回了一句:“到酒店了”。


白曜隆立马打了个视频过来。


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点了接受,拉下口罩,王昊有些疲惫的脸出现在视频中。


“万万!万万我看到接机视频了!你还好吧?没磕哪碰哪?”


“别咋呼,我是玻璃做的啊,一碰就碎?”王昊把手机拿远了一点,闹心。


白曜隆神色不悦地看了看王昊的脸色,严肃道:“万万你以后就走VIP通道,花多少钱我报销。”


“社会我白哥,人傻钱又多。”王昊笑了笑,没正面回答。


“跟你说正经的。”白曜隆绷着一张白嫩肉乎的脸,再强调了一遍:“我说真的,咱不差这个钱儿。”


“也没啥,就挤了点。”王昊举着手机靠在床头,“再说人小姑娘等着就为看你一眼,又没老吴那颜值还玩什么高冷。”


“我觉得万万你很好看啊。”日常花式吹万(100/100)任务完成,白曜隆有些忸怩地说:“那万万你休息吧。”


这傻子期待的小眼神,王昊拿枕头垫在后背,换了个舒服姿势说:“还不困,再唠五块钱的,你在广州吃下午茶了吗?”


“那必须的。”白曜隆精神了,“广州这地儿下午茶牛逼了,那么大张桌子,都没带重样。”


王昊其实没太仔细听白曜隆说了什么,就看着手机屏上亮闪闪的笑脸,比珍视明滴眼液还缓解疲劳。


连说带比划地唠了快半个小时,王昊时不时回应几句,白曜隆数着王昊打了第三个呵欠,才打住话头:“明天还有活动,都早点睡吧,万万你的胃药和消炎药都带了?要烧热水喝啊,不能就着椰汁喝还有宵夜不能吃辣,这几天你都得吃”


“妈我知道了。”王昊掏了掏耳朵,亲妈都没白曜隆唠叨。


眯眼嘿嘿笑了一下,白曜隆朝手机挥挥手,等王昊先挂了视频。


其实白曜隆第一次见到王昊的时候要更早更早。


高中逃课喝酒、打架蹦迪那会儿白曜隆差不多把西安的酒吧浪了个遍,大冬天也不带消停,呼朋唤友找了个酒吧猫着。台上不知道在折腾啥,吵吵闹闹,有主持人有DJ,还有两人看不见硝烟地对峙着。


“换个地儿?”一个朋友嫌吵。


“等等。”白曜隆见台上本来面无表情、戴帽子的那个接过话筒,一开口就跟变了个人,往外哒哒哒发子弹。


白曜隆听着听着咧嘴笑了,同伴们拉着他走,喝完最后一口酒,往台上再看了那人和他深蓝色的棒球帽一眼,白曜隆跟着朋友们离开酒吧。


后来酒的名字白曜隆早不记得了,但在部队里偶尔想到他,酒的味道他还记得。


此时的白曜隆靠坐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在备忘录里敲着歌词。


从他写情歌时脑子里老是想着王昊开始,白曜隆就知道要完。


王昊洗完澡,擦着头发走出卫生间,拿起手机。白曜隆十几分钟前发了段语音,王昊有点不敢点开。我操,什么矫情毛病,王昊骂了自己一句,靠在窗边点开语音。


十几秒呼呼的风声,这败家子是不是住的海景房,王昊听见白曜隆的呼吸声,几秒后没头没脑一句:“海边风挺大。”多大点屁事都要跟王昊说。


突然又想起那天那个粉毛的闹心摄影师,她手臂上文的花体字母应该是她女朋友的名字,字母周围绕着一圈玫瑰。


王昊认真思考过捅破窗户纸的后果,得出的结论是捅破不如捂着。


就捂着呗,捂着捂着一直见不到光就没了。王昊看着窗外闪烁的城市灯火,心情摇摇晃晃,就跟沙漠里迷路了一个月的人见到一汪泉水,你告诉那人这水有毒喝了会死,那人保准把你一脚踹开,操你妈毒死渴死横竖一死,然后不要命地一头扎进水里。


一个多星期没见到王昊,快凌晨四点,白曜隆坐在来机场接王昊的车上。王昊一拉车门,见到白曜隆,帽檐下的眼睛弯了弯,含糊的声音从口罩后传来:“走着,整点夜宵。”


“我去买吧,你就待车上。”王昊让司机停在一家麦当劳附近。


“咋不去吃烧烤?”白曜隆想到炸鸡味,有点腻。


“就这。”王昊已经下了车,“要甜筒不?”


“不要,大半夜的,万万你也别吃冰。”


忘了刚刚二十的白曜隆有一颗养生的心,王昊挣扎了一会儿说:“还是吃一个吧。”


白曜隆坚定摇头,打了个呵欠。


拧着一袋汉堡薯条和两杯可乐,王昊想了想,拿出一个汉堡,剥开包装纸,掀起面包片,往里塞了个东西。


早知道不要突然奇想玩什么浪漫,直接把东西往他手指上一套拉倒,贼麻贼麻,王昊把汉堡包装折腾回原样,被自己造出一身鸡皮疙瘩地往回走。


接过王昊递过来的汉堡,罪恶的垃圾食品为什么闻着这么香,白曜隆大张着嘴,正要一口拥抱卡路里。


“能慢点吃不。”王昊有点急,怕这人囫囵把东西吞了,又担心他一口把牙磕到了。


不明就里地慢慢吃着,白曜隆感觉到一个环状物,吐出来又拿袋子里的餐巾纸擦干净,举起来一看,是一个款式简单的银戒,内里刻着“PGone&BrAnTB”。


“从现在开始谁先说话谁傻逼。”王昊不好意思了,扭头看窗外。


白曜隆迷恋清纯女神桂纶镁那阵儿,拉着王昊一起欣赏女神的青涩处女作《蓝色大门》,还没放到一半,这人就歪倒在沙发上睡得四仰八叉。


王昊倒是把电影都看完了。


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后的麻烦多了去。


王昊收回视线,看一旁还在发愣的白曜隆,抓过他的手,把戒指给他戴上,两只戴着同款戒指的手握在一起。白曜隆回过神,笑得看不见眼睛。


可是夏天不会结束了。


 


END

评论

热度(777)

  1. Erica冰糖葫芦 转载了此文字
  2. biubiu冰糖葫芦 转载了此文字
  3. 百万CPtag_official冰糖葫芦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百万cp粮仓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