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biu

[百万]大老板和小歌手

百万苏:

*ooc


*好久不见,圣诞快乐。


0.


白曜隆一个多小时前刚见这个小歌手在酒吧里气势汹汹地和人battle,走出酒吧就看见他坐在马路牙子边,蜷缩成一团,背影看起来可怜兮兮。


“关你屁事。”即使嘴角还带着伤,小歌手还是瞪圆了猫一样的眼睛,没什么好气地打量询问他姓名的白曜隆。


如果他肚子没有饿得咕咕叫,也许会更有气势。


就近在一家麦当劳请小歌手吃饭,小歌手几口解决掉一个麦辣鸡腿堡,含糊不清地说:“我叫王昊,饭钱回头还你。”


“你跟谁打架了?”


“关你”也许是觉得吃着白曜隆请的汉堡还骂人家不太好,小歌手咽下那个屁字,低头吃薯条:“和你没关系。”


快餐店明亮的灯光下,小歌手的大眼睛很亮,睫毛长长的,脸上带点婴儿肥,白曜隆盯着看起来很犟的小歌手,低笑着骂了句带着气声的:“小猫崽子。”


白曜隆打小就爱护动物,这天他从街上捡回一只没钱吃饭的小野猫。


 


1.


这个大老板真的很奇怪。


王昊躺在软绵绵的大床上,翻了几个滚,摸了摸吃撑的肚子,他很久没吃一顿饱饭了。


大老板是酒吧老板的朋友,酒吧老板最近迷上了黑怕,组织了个比赛,喊了一圈狐朋狗友来看热闹,拖欠了好几个月房租的王昊几乎是背水一战。


操,那帮输了就揍人的老逼,还抢了他的奖金。那时坐在马路边的王昊,不知道怎么回去面对好心的房东,肚子也很饿,家里的生意不太顺利,没办法和以前那样给他打钱,他看着车流,几乎要掉下眼泪。


大老板就是这个时候出现在他面前。


年纪轻轻的王昊一无所有,毫无畏惧地跟着回了他家。甚至洗完澡,穿着过大的短袖当睡衣的王昊,就这么直白地戳在大老板面前,故作老练地问:“做吗。”


王昊撩过女生,也撩过男生,但从没有认真地谈过恋爱,更别提真枪实弹地和人做。


大老板从沙发上站起来,面无表情看人时带着居高临下的压迫,王昊开始后悔这样跟人回家的自己太鲁莽,可还是硬着头皮,没有往后退。


可他突然笑弯了细长的眼睛,露出一口白牙,拍了拍王昊还湿湿的头发,声音悦耳:“不早了,吹完头发就去睡吧,乖。”


我乖你妈的大西瓜,王昊回忆至此,觉得很丢脸,拽过枕头遮住脸。


王昊年轻落魄,相貌不差,混迹酒吧,也不是没有老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要包养,都被他拒绝了。


开什么玩笑,老子可不是出来卖的。但这个人看起来和那些人不一样,好像是真的关心王昊吃饱了没有似的,所以当他问王昊要不要跟他回家,以后不会再饿肚子,王昊想了想,竟然鬼迷心窍地点点头


拉倒吧,你这个颜狗,王昊想错的不是他,错的是这个看脸的世界。


 


2.


白曜隆向朋友打听小歌手的身世。朋友也不太清楚,只了解个大概。


小歌手来自哈尔滨,难怪脾气挺冲,在北京待了几年,玩的音乐很小众,虽然实力不差,可一直在酒吧打碟或者赶场子参加比赛。


“那他成年了吗?”


“老白你啥什么意思?”


“没啥意思。”白曜隆脑子里想着刚才小歌手只穿了一件短袖,光着两条细瘦白嫩的腿,明明害怕还是很倔地盯着他,口是心非地重复了一遍:“真没啥意思。”


“我也不知道啊,没查身份证,不过看着挺小。”


“哦,他现在在我家。”


“你大爷的你到底几个意思?”


“略略略。”白曜隆挂断电话,盘算着明天先带小歌手回去收拾行李,再带他去商场买衣服,晚上吃火锅,多点肉。


小歌手小小一只,脾性又臭又天真,就这么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打量凶险未知的世界,刚见了两次面,白曜隆就不太忍心放他一个人。


“我吃饱了。”小歌手放下筷子,白曜隆还在往他盘子里夹肉。


“再吃点呗。”白曜隆笑眯眯地补充:“你太瘦了。”


“我咋感觉你养猪呢。”小歌手察觉到某种危险,喝了几口椰汁,但还是没忍住又吃了几口肉。


小歌手很警觉,可在白曜隆眼里,就像小猫朝老虎竖起肉乎乎的爪子,他以为是示威,可在老虎眼里可爱得近乎不自知的勾引。


“对昂,养肥了就吃掉。”


小歌手脸红了,面对白曜隆眼中没有收敛起来的欲望,抓着筷子不知所措,半晌才嗫嚅着:“猪、猪肉是挺好吃的。”


直到家门口,小歌手耳根的红晕一直没消下来,就这撩完就怂的胆子昨晚还大言不惭地问做吗,白曜隆探身帮他解开安全带,小歌手呼吸一窒,直到白曜隆坐回去,才缓缓地松了口气。


可爱,想日,白曜隆面无表情地想。


 


3.


大老板到底啥意思。


好吃好喝地供着他,四位数的衣服刷卡眼睛都不眨,整天逗猫一样撩,却又不做,王昊想这位老板到底图个啥。


王昊心不在焉地在舞池边拨弄着碟片,有人走近才抬起头。


这帮老逼还没完没了了,王昊摘下耳机,手下的动作没停。


为首的凑近了,在王昊耳边说:“完了酒吧后门见。”


王昊竖了竖中指。


那人便笑了,说:“不来就把这事捅出去。”


合着这事就是误会大老板包养他啊,王昊有点想笑,忍不住问对方那几个人:“您们这是羡慕还是羡慕还是羡慕啊。”


刚来北京时,王昊跟了个说唱组合,写过几首歌,可那些人总是拿年龄和辈分压着王昊,歌都没署他的名。待烦了,王昊甩手走人,对方又跟丢了什么似的咬着他不放。


对方一人没什么耐性,说来说去还是这么堆破事,要么王昊回去写歌,要么王昊别出来砸场子,走过来直接搡了王昊几把。


王昊也是烦了没完没了的纠缠,顺手抄起一旁垃圾桶里冒出来的空酒瓶,敲碎了半边指着对方:“要么今儿打死了,要么以后别他妈往你万爸跟前凑。”


对方有三个人,但架不住王昊虎得不要命,也不敢真闹出人命,见血了就骂骂咧咧地走了。王昊靠在墙上,眼皮越来越重,有什么拽着似的往下滑,他想给大老板打电话,但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等王昊醒过来,刺鼻的消毒水味,洁白的墙壁和床单,大老板翘着二郎腿,面色不虞地坐在病床边。


王昊又缓缓地闭上眼,他真的有点怕这个表情的大老板,比他爸看着都凶。


“我数三二一。”


“哎,老板您来了。”王昊忙不迭睁开眼,笑得很狗腿,扯到嘴角的伤口,嘶了一声。


脑子还有点晕乎乎,王昊身残志坚地继续吹:“艾玛您穿西装老帅了。”这句倒也是实话,戴金丝眼镜、穿黑色西装的大老板帅得跟拍钙片的极品斯文败类一样一样的。


 


4.


小歌手一点也不让人省心。


接到朋友电话的白曜隆从公司开车往医院赶,闯了几个红灯,满腔的怒火在看见闭着眼躺在病床上的小歌手时一阵心疼,转瞬熄火了。


拍马屁的小歌手眼睛亮亮的,鼻青脸肿,左前臂还挂着石膏,看起来可怜又有点可爱,白曜隆没绷住,笑了。


小歌手就更来劲了,也不管还在病床上,挣扎着半坐起来,添油加酷地讲他刚才一挑三多拉风。


白曜隆听着听着脸色又沉了,小歌手反应过来,打住话头,右手摸了摸肚子:“我饿了。”


在医院观察了好几天,没啥大问题的小歌手吊着手臂,准备出院了,出院前非让白曜隆往石膏上签字,说这样好的快。


白曜隆拧开记号笔的笔帽,低头边签边说:“以后不准打架。”


小歌手偏头想了想:“那要是有人打我咋整?”


白曜隆签好了,看着小歌手的眼睛:“就给我打电话。”


手臂挂彩,脸上还有伤,小歌手没好意思去酒吧浪,窝在家里,每天白曜隆回家,宅了一天的小歌手就哒哒哒跑到门口,只差冲他摇尾巴了。


白曜隆怕他无聊,给他买了个平板,小歌手天天瘫着补番,也不到门口迎接白曜隆了。等拆了石膏,小歌手夜夜打碟,白曜隆回家,客厅里没有歪在沙发上傻乐的小歌手显得空荡荡。


最近音乐圈有人四处拉赞助,七弯八拐地也找了白曜隆。


白曜隆回去给小歌手剧透了这个音乐选秀节目,平时臭屁的小歌手沉默了一会儿,掏出手机,给白曜隆听他写的歌。


在美国念大学的白曜隆一般只听国外的说唱,小歌手的歌儿真新鲜,吐词清晰、flow多变、尾音很勾人,听完白曜隆郑重地说:“你还是别去参加了。”


“啊?”小歌手很沮丧:“你觉得不好听?”


白曜隆摇摇头:“我一想到大家都会喜欢你,就很生气。”


 


5.


“我粉丝数又涨了!”网瘾少年捧着手机,乐不可支地向大老板汇报他最新的粉丝数。


大老板盯着笔记本上变动的曲线图,只轻轻点了点头。


王昊心里纳闷,从参加节目以来,大老板就不太高兴,表现得跟吃醋似的,可王昊琢磨不透他俩的关系。说包养吧,纯洁得连手都没牵过;说恋爱吧,好像也不是。


直到节目组配给王昊的助理在微信上提醒他该直播拉票了,王昊看了几眼大老板,跑出书房,到客厅的沙发前,摆好手机,摘了帽子照了照又戴上,头次直播还真有点紧张。


也不知道是哪个土豪,小跑车小潜艇刷得飞起,王昊直播完了又忍不住去书房跟大老板炫耀,说他的粉丝怎么怎么有排面。


大老板本来盯着手机,抬起头瞅了几眼王昊,有点委屈地说:“都是我刷的!”


大老板真的快三十岁了吗,咋看着这么年轻,还贼鸡儿可爱,王昊心里疯狂刷着弹幕,爱情的小火花噗嗤噗嗤燃烧,可转念想到他和大老板之间的差距和不清不白的关系,小火花抖抖嗖嗖又蔫了。


讷讷了一会儿,王昊别扭地说:“等我拿冠军了,奖金还你。”


大老板也不怎么开心:“我差你那点奖金?我要啥你心里没数吗。”


呸,说白了还是肉体粉,王昊心碎。


节目录制到中期,蹿红的速度连王昊自己都没有意料到,有时他捧着手机看疯涨的私信数,膨胀的同时又有点飘飘然的害怕,然后他看着大老板,心里就慢慢地踏实下来,离追到大老板的高度还差得远嘞。


所以王昊一连拒绝了好几个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公司的邀约,还没到最后一步,他还可以飞得更高,离大老板更近。


节目组另外一个人倒是接受了其中一个公司抛出的橄榄枝,公司本来对王昊的拒绝就有心有芥蒂,签了和王昊同样是冠军种子的选手,背后就开始使一些不干不净的手段。


 


6.


一开始只是微博上零星的一点无关痛痒的黑料,有人汇报了,白曜隆也没很在意。


小歌手前几天拿着他写的新歌给白曜隆听,说全国6强时唱这首。白曜隆有点不放心,这diss的是不是太狠了。


小歌手摇头晃脑:“我觉得说唱就这样才酷。”


这种时候的小歌手浑身锋利,亮得扎人,可白曜隆也喜欢他初生牛犊的张狂,反正有自己护着,小歌手可以按他喜欢的样子,一直这样傲下去。


临近录制,国外的分部出了点岔子,白曜隆打电话推脱说自己有事真不能过去时被小歌手听见了。


小歌手一副被小瞧的样子,咋咋呼呼让白曜隆去出差,只管坐那儿看他炸翻全场。


现场确实很炸,白曜隆看节目里的小歌手一身白衣,在火花四射的舞台上像浴火重生的英雄,心中既骄傲得恨不得昭告天下,又想把这样的小歌手藏起来。


谁也没想到这期节目播出当晚就出了事,真真假假的黑料伴随着对这首歌的声讨铺天盖地,白曜隆给小歌手打电话,电话里小歌手装得好像什么事儿也没发生。


赶回家的白曜隆就看见小歌手蜷缩在沙发上,颧骨那儿有块淤青,看着白曜隆也不解释发生了什么,只是很乖地说:“我没和人打架,他说要打我,我就站那儿挨了一拳,不过工作人员马上拉开了。”


念小学时,白曜隆一直吵吵着要养小狗狗,等到家里人真给他拎回一直很小很小的奶狗,白曜隆又手足无措,因为小狗看起来那么小那么脆弱,他不知道要怎么抱才不会伤害到它。


现在白曜隆的心情就是再乘以一百倍这样的小心翼翼,他轻轻揉了揉小歌手的头发,问:“电话里怎么不说?”


“我,”小歌手顿了顿,眼眶突然有点红,但又拼命憋回眼泪,好像要缩回自己的壳里。


白曜隆握住小歌手的手,他的手很大,完全包住了小歌手的手。


“我不知道会不会打扰到你。”小歌手低头看两人握在一起的手,声音很低,带着哭腔。


“我有两个手机,一个是工作交际用的,有时忙起来会漏接电话。”白曜隆把小歌手拉进自己怀里,“另一个手机的号码只给了父母和你,不要在我这儿低估自己。”


 


7.


大老板牛逼哄哄地要让那家公司破产,王昊赶紧拉住霸道总裁上身的大老板。粉丝数虽然少了一些,但私信里好多好多人说相信他会更加支持他,那些明明应该娇嫩嫩的小姑娘跳出来挡着明枪暗箭要保护他,让王昊很感动。他看着大老板说:“我还是相信善良的人比较多。”


大老板嗤笑一声,正要说什么。


哭了一场,情绪好了很多的王昊急了:“说了你不管,你要插手咱俩就”


“就咋?”大老板来了兴致,非让王昊说清楚。


王昊分手俩字死活说不出来,脑子一抽,小学生一样指着大老板说:“咱俩就绝交。”


大老板嘶嘶嘶地笑,王昊绝望地发现,他没有一点被嘲笑的不满,只是觉得又看到大老板笑得这样开心真好,就像黑暗的长廊尽头透着一点光的那种好。


王昊有让大老板别插手的底气,因为业内的龙头公司在这样的事情发生后仍然要和他谈签约。来接洽的负责人是一个精明干练的中年女人,她看着和出事后没几天第一次谈合约时精神状态明显好很多的王昊,忍不住问:“你怎么想通了?”


“有黑就有彩嘛。”王昊翻看着合约,再说他还有大老板撑腰,可以随时随地回家当一条快乐的咸鱼。


“公关你们去做,比赛的事别帮忙。”王昊精神勃勃地说:“我就要让他们知道玩阴的也赢不了我。”


“你是不是谈恋爱了。”负责人一眼洞穿,能让一个人短时间披上铠甲估计也就爱情了。


“没有没有,没有的事!”王昊连连摆手。


“公司没打算把你往那种纯爱豆的方向包装,定位还是说唱歌手,谈恋爱也没大问题。”负责人看耳朵都红了的王昊,心里感叹年轻真好。


那晚大老板算表白吗,啥叫不要低估自己,王昊膨胀起来连本人都怕,大老板这句话直接把他心里那点星星之火浇得可以去燎原。


决赛那晚唱什么歌,王昊早想好了,他写过一首歌,歌里说站在身后的一直只有母亲,但现在不一样了,还有大老板,还有很多很多喜欢他的粉丝。


等到宣布冠军的声音响起,王昊在全场的躁动人群中一眼看见了大老板,大老板戴着墨镜,不会给感动哭了吧,他嘚瑟地想。


庆功宴一直玩到凌晨三点多,王昊谢绝了同行工作人员一起打车的提议,在路边等着来接他的大老板。


那天王昊也是这样看着车流,然后大老板就出现在他面前。


 


8.


小歌手的翅膀硬了,整天全国各地飞来飞去地演出,听说最近还有在国外演出的计划。白曜隆有点忧心,再不把人抓牢了,哪天真飞走了咋整。


刚结束一波巡演,有三天假期的小歌手回家了倒头就睡,白曜隆看小歌手瘦了点,这几天得好好给他补补。


第二天睡醒的小歌手头顶翘着几根呆毛,要跟白曜隆谈判。


白曜隆看小歌手从床头柜上的小包包里抽出一张支票,心里咯噔一下。


“从最开始那顿麦当劳到后来各种花销我都记着账。”小歌手见白曜隆不接支票,收回手捏着支票继续面无表情地说:“公司说咱俩关系不明不白,传出去影响不好,不能再这样下去,账结清了咱俩就”


白曜隆有一瞬间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小歌手脸色一变,笑得神气兮兮:“咱俩就开始处对象呗。”


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大起大落,白曜隆平复了一下心情,一把推倒使坏的小歌手,凑到他耳朵边说:“钱是还清了,那别的账也算一算。”


小歌手脸红红的,还是目不转睛看着白曜隆,好看的大眼睛里闪烁着直白热烈的喜欢。


白曜隆想原来那天捡回来的其实是他人生的一部分,从此就完整了。


 


最后大老板和小歌手一直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直到小歌手成了大明星,直到大老板当起了甩手掌柜去和大明星环游世界,直到他们无数遥远和彼此照耀的未来。


END

评论

热度(1043)

  1. Erica万万苏 转载了此文字
  2. biubiu万万苏 转载了此文字